正文 第98章:從今天起,你們得聽我的

    墨菲斯還記得那一天,同樣是一個大霧彌漫的清晨,傳令兵把一封征召書放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領主衛隊少年班征召書?”墨菲斯奇怪的問:“我沒有報名參加軍隊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向上推薦的,墨菲斯。”翰寧頓先生主動承認。

    墨菲斯傷心的問:“為什么,先生,為什么你這么做,我很尊重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墨菲斯,摩德領主的衛隊是一個很好的選擇。”翰寧頓先生嚴肅的對他講:“它是一個快速的升遷階梯,墨菲斯,你需要一個這樣的階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,我不能離開妹妹,我去參軍,她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她會得到更好的照顧,你一旦參軍,她將會作為軍人家屬,獲得等同于摩德本地人的待遇,去參加正規的學校,以后過上體面人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翰寧頓先生的介紹非常具有吸引力:“比如說每天的食物,她以后每天都能吃一小塊牛排,早餐還有牛奶和雞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墨菲斯求助似的望著翰寧頓先生的眼睛:“先生,我去軍隊能干嘛呢,我認為還不如去當個碼頭工人,或者是石匠、鐵匠,現在領地內很缺工匠呢。”

    “墨菲斯,你是個聰明的孩子,我才會和你說這么多。”翰寧頓先生試著解釋:“我可以給你透露點消息,你現在不是直接加入軍隊。領主大人規定,未滿18歲是不可以入伍服役的,你要進入的是一個少年班,這個班是為將來衛隊儲備軍官人才的,你進去后,會被作為軍官來培養。

    墨菲斯似懂非懂的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點頭,我知道你不太懂,你只要知道,這是個難得的機會,墨菲斯,這個大陸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,會從平民中挑選少年來作為軍官培養,沒有,一個都沒有,只有摩德領主閣下有這種勇氣與魄力,你要珍惜這次機會,這是你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機會,如果錯過了,以后也未必會有這么好的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墨菲斯大概聽懂了翰寧頓先生的話,但是理解的還不夠透徹。

    翰寧頓先生有一些未明說的話,那就是,其他國家,軍官都是貴族和富人家孩子才能擔當的職務,即便是一些國家有類似的軍官學校,那也是有錢人家孩子才上得起的,價格昂貴。

    在戰場上,只有軍官才能申報軍功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說,一個普通士兵,即便立下了天大的功勞,他的功勞也是歸屬于他的直屬上司,他本人是不能申報戰功的,他沒這個資格,即便他自己去上方爭取,也沒人會搭理他。

    他所立下的功勞,上司做多會給予他一些獎勵,這已經是一個難得的好上司了,更多的是直接搶奪下屬的軍功。

    翰寧頓先生作為喬伊領主的私人教師,他在幾年前已經淪落到無書可教的地步,有資格教授領主的只有卡索昂語和古精靈語。

    喬伊錢包里鼓起來,開始在摩德推行教育,就讓翰寧頓先生帶頭,領著一些學者教領地的孩子和一些外來移民孩子學習讀書識字。

    至于翰寧頓先生和其他學者,是否想教平民孩子知識,那肯定是不想答應,這樣極其有辱他們的學者身份,

    不過在喬伊拿出的雙倍薪資攻勢下,學者們紛紛屈服了,又都變成了將教育的愛心灑向四方的使者。

    半推半就下,墨菲斯?馬沃羅?奧貝斯坦成為了摩德領主麾下衛隊少年班的一員。

    少年班的伙食是真好啊,吸溜,吸溜。

    他第一天吃到的三餐:

    早餐是牛奶、粗糧面包、雞蛋、豆子沙拉

    午餐是涂好黃油的面包片、咸魚燉豆子、蔬菜湯,一顆很酸的水果

    晚餐是羊肉餡餅、豆子泥、咸魚、豆子湯。

    這些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美食,他想自己不吃,省下來,偷偷給妹妹帶回去一些,可是一個滿臉橫肉的教官在一旁盯著,他沒敢那樣組。

    至于為什么三餐中那么多的咸魚、豆子,他可不知道,那是因為摩德靠海,每天都有漁民捕上來大量的海魚,喬伊都買下來腌掉,一個是增加漁民的收入,一個是做糧食儲備。

    至于豆子,是喬伊從阿索塔菲尼那里引進的品種,這個豆子幾乎富含人體所需的所有氨基酸,并且能自身用根瘤固氮,在沒有條件施加化學肥料的時代,是種植的第一選擇,

    引種入摩德山區以來,廣受好評,收獲非常豐厚,極大的緩解了摩德地區的糧食缺失問題。

    但是畢竟沒有化學肥料,產量沒法和阿索塔菲尼的時代比,不過已經創造了一些列奇跡數字了,從前畝產300磅左右,增加到現在的畝產700磅,后世在化學肥料的堆積下,能夠達到畝產1500磅以上。

    豆子多了正好拿來給士兵和工人吃,人們反饋,味道還不錯。這種豆子實際口感還算綿軟,卻沒什么味道,人們反饋好,還是添加的調味料味道足。

    吃得好,墨菲斯卻睡不好,少年班訓練很嚴格,每天都要早起進行軍事訓練,然后是文化課,學習語法和歷史,下午還要上軍事科目的課程,一天下來,人累得半死,腦袋里一片漿糊。

    墨菲斯被塞拉西塔歷史上這個一世,那個二世給繞迷糊了,就記得有個叫格蘭尼爾?因賽?柯文森特的狠角色,是那個少年領主的先祖,學習了這人的事跡,墨菲斯知道為啥人家的子孫直到現在還享受著祖先賜予的富貴,原來人家的祖先這么厲害啊。

    這樣的軍校生涯持續了一年,每天都在學習隊列、軍事條例、文化課,不過這樣的生活在某些層面上很輕松,不用擔心每天吃不上飯怎么辦,對墨菲斯來說,訓練隊列那點辛苦也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還有點小痛苦,他在“童子營”的時候,孩子們來自不同的國家,幾乎沒有摩德人,墨菲斯是學塞拉西塔語最快的,因此還稍微受到了點優待,有些時候可以負責看守和孩子們的溝通。

    可在這個少年班,大多數都是摩德孩子,剩下一小部分主要也是塞拉西塔其它地區的,比如他旁邊床位的那個就是來自一個叫比克領的地方,包括他在內的非塞拉西塔本國人只有三個。

    他感到自己有些被孤立了,那些摩德孩子只會和“自己人”一起玩,不愛帶他。

    思緒從諸多回憶中拉回,墨菲斯打了個噴嚏,這水霧的天氣,他總覺得鼻子里癢癢的,教室里的孩子們靜悄悄的,受一年的訓練所賜,少年們還是懂得一些規矩的。

    正當他認為以后的生活都會如此這般日復一日時,一個說法在同學間流傳開來,據說今天會有一個嚴格的教官來訓練大家。

    作為經歷過“童子營”看守瘦子藤條的人,墨菲斯對此嗤之以鼻,還能嚴格到哪里去呢?

    “咔噠、咔噠、咔噠”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在走廊中由遠及近,門被打開,一個聲音響起:“從今天起,你們得聽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全班一陣嘩然。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大炮巨艦領主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大炮巨艦領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.


和信彩票 临夏县| 正定县| 桦川县| 泸水县| 鹿泉市| 洪泽县| 东乡县| 梧州市| 辽阳县| 婺源县| 云浮市| 新野县| 水城县| 新乐市| 江门市| 徐汇区| 花莲市| 长垣县| 花莲市| 海林市| 枣强县| 息烽县| 陵川县| 彰化县| 蓝山县| 龙岩市| 信宜市| 昌都县| 巴马| 含山县| 平安县| 张家港市| 彭山县| 葫芦岛市| 循化| 潼南县| 石棉县| 策勒县|